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信息

南方都市報:“今年我會再帶5到10個生物醫藥公司來廣州落戶”(圖)

信息來源:南方都市報 發布時間:2019-06-12 14:53:00
字體大小:

專訪以色列工貿部前首席科學家、廣州中以生物產業投資基金董事長蘇格·基萊特曼:

以色列工貿部前首席科學家、廣州中以生物產業投資基金董事長蘇格·基萊特曼。 南都記者 馮宙鋒 攝

    自稱為半個廣州人的以色列工貿部前首席科學家、廣州中以生物產業投資基金董事長蘇格·基萊特曼來廣州國際生物島已經多年,在他的運作下,近年來已經有7家以色列生物醫藥公司來廣州落戶。這種經歷也讓他對于生物島的發展變化非常熟悉,而且國外專家的身份讓他對于廣州生物醫藥產業的變化更加敏感,看到了更多積極的變化。日前,趁著第三屆官洲國際生物論壇開幕,他也接受了媒體的專訪,暢談他對廣州生物醫藥產業變化的個人觀察。

    廣州生物醫藥生態系統有很大進步,但臨床研究資源還需整合

    南都:你來廣州國際生物島這么多年,是這里生物醫藥產業發展歷程的見證者,你怎么看生物島這些年的變化?

    蘇格·基萊特曼:我們來這里之后帶來了一些國際公司,有些是以合資公司的形式來這里發展,現在這已經是一個被證明很成功的商業模式。我可以很驕傲地說,到目前為止帶來了7家公司,他們就在生物島上,所以我對我們的商業模式非常自信。現在整個生物島上已經有200多家公司了,但是我們當時來的時候這里還有一半是空置空間待開發,現在我們看到這里已經是生命科學研發中心。

    南都:你是風投專家,從你的角度看現在廣州國際生物島的產業配套情況如何?如果要更好地發展,你能給出什么建議?

    蘇格·基萊特曼:想要發展一個成功的生物醫藥產業區,你需要一個良好的生態系統,包括生命科學、醫療器械、制藥產業等,一個好的生態系統要包括一個好的基地,這正是廣州正在做的。過去幾年我們看到這里的生態系統的各個方面其實都有了很大的進展,但是仍有很多工作沒有完成,我們在這里還可以看到一些弱點,這里的臨床研究還沒有被整合得很好。當然這也不光是生物島的問題,其他地方也是如此。

    國際公司對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的擔心,其實沒必要

    南都:你現在引入的以色列公司發展如何?

    蘇格·基萊特曼:他們現在發展得都很好,考慮到他們要克服語言、文化上的差異,這點很不容易,政府部門在這里提供了很好的服務。

    南都:你覺得該怎么做才能繼續提高中以之間生物醫藥合作的水平?

    蘇格·基萊特曼:中國市場是全球第三大的市場,再過10年估計會成為最大的,所以能進入這個市場是非常重要的。考慮到文化和語言等方面的障礙,所以國際公司進來的時候會擔心在知識產權保護上碰到困難.但事實上這些并不是真的,我們在這里的經歷顯示,公司的知識產權其實被保護得很好,在這里工作一切事情都是積極的,這里是一個很好的工作環境,我們很有信心。我們已經有7個公司在這里了,未來一年我們還會有5到10個公司過來,我要再強調一下,生物島給了我們很多支持。

    中國政府重點支持創新型公司的做法做得很好

    南都:跟IT企業相比,生物醫藥公司需要更注意些什么?

    蘇格·基萊特曼:IT產業跟生物醫藥是不同的產業,IT產品的生命周期很短,很容易暴富;相反醫藥產業對于生命健康非常關鍵,更需要耐心,所以兩者是完全不同的產業。生物醫藥產業的培育更難,需要更多的時間,存活的機會也更小,但是我有信心這些會得到改變。IT產業方面中國已經做得很成功了,但生命科學不一樣,到目前為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我想這個方向是對的,這也是我們為什么來這里的原因。

    南都:前兩屆官洲生物科技論壇你也參加了,有什么不一樣的感受嗎?

    蘇格·基萊特曼:我說過中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市場,沒人可以忽視它,而舉辦生物會議是一個很好的增加中國影響力的機會,我們也從中國政府看到了變化。大概五六年前,政府支持政策的重點放在創新型公司身上是比較少的,現在這已經是趨勢了,有很多基金進來支持研究,而且在知識產權方面的發展也做得很好,我所知道的就是我們在前進。

    為了提高本土藥企的研發投入,政府可以從政策入手

    南都:你覺得憑借現在的生物科技的發展,未來有希望人類的疾病都得到治愈嗎?

    蘇格·基萊特曼:人應該永生嗎?可能答案是否定的,不過我們面臨的是兩個問題,一個是醫藥費用,以美國為例,它花了無數的錢在醫藥健康方面,GDP的6%到10%花在這里,但是還有很多人得不到合理的藥物救治,這是很荒謬的。我們想要一個能負擔得起的醫療系統,不僅朝所有人開放,也讓他們有一個體面的醫療保健,但是現在還做不到,所以挑戰并不僅在于藥物的進展,而是醫保系統能夠覆蓋到每個人,我們有責任這么做。我們確實在不斷治愈更多的疾病,但是現在跟精神有關的疾病,老年人疾病,包括阿茲海默癥等,我們對這些依然了解得不夠,不知道它們為什么發生、它們的發病機制是什么,我們現在有公司在做有關大腦治療的藥物,距離治愈這些疾病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南都:中國本土的藥企研發費用比歐美藥企低,這點如何改變?

    蘇格·基萊特曼:很多方法可以做,但是都要從國家政策開始。多年前我為以色列制定了創新政策,怎么支撐藥企研發創造,政府需要考慮如何促使企業加大研發投資。低稅率和稅收減免是一個長期選項,但是還需要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幫助提高企業的研發投入。像一些大的IT企業,他們的研發投入會占收入的8%到10%,而對藥企來說這個比例應該更高。現在中國國內的藥企研發費用有點低,當然中國也有很大的藥企,但是他們的創新還不夠,在研發方面的投入還是不夠,所以這是政府政策需要進一步引導的問題。

采寫:南都記者 魏凱

南方都市報 2019-6-12 B04

qq飞车紫钻官网